嘉、与你并肩

我好像很久没更文了?
最近太忙了!哭唧唧

【巍面】无猜55

番外55


@枫桥夜柏 这位小可爱点的梗~吃荔枝梗,嘻嘻嘻。



夏季是吃荔枝的好时候,一日,祝红买了一兜冰镇荔枝拿去上班,被众人一抢而光,夜尊也是第一次吃这种水果,他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夜尊好甜口,荔枝的甜度完全满足了夜尊的口味,自此他天天缠着沈巍给他买荔枝。



一日晚饭后,沈巍收拾完之后看着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打游戏的夜尊,此时夜尊穿着短裤,露出两条白晃晃的长腿。沈巍注重仪表,在家里也是长裤,从来不穿短裤。他拿起桌子上给夜尊买回来的荔枝,拨开一颗放在夜尊嘴边,夜尊头都不抬,直接张口吃了下去,沈巍的手放在夜尊嘴边,果然夜尊吃完荔枝肉将核吐了出来。沈巍也不恼,接过来放在了桌子上。就这样,一个人剥一个人吃,吃的盘子里的荔枝都见了底。沈巍这才起身将荔枝壳收走,顺便去洗了洗手上留下的汁液。



回到客厅,沈巍看到夜尊仍在剥荔枝,以为是他没吃够。“今日吃的够多了,吃多了会上火。”



夜尊无辜的抬起头,眨了眨眼睛,然后将剥好的荔枝举到沈巍嘴边,“啊~”



沈巍没想到夜尊是剥给自己的,心里有些小感动。于是便吃了下去。



沈巍吐了核,坐在夜尊旁边,“不玩了?”



“都怪林静非要我陪他打一局!下次我一定拒绝!”夜尊看着沈巍,话说的极为真诚。



沈巍笑了笑,没说话。



“不信呀?”夜尊笑嘻嘻的说。说完他跨坐在沈巍的腿上,修长的双腿跪在沈巍的腿侧,沈巍一手搂住夜尊的腰,一手托住他,怕他摔下去。



“不嫌热啊?”沈巍笑着问他。



“我堂堂鬼王怎会怕热。”确实,夜尊和沈巍都不怎么怕热,自带空调体质。



“我还想尝尝荔枝,哥哥给我剥嘛。”夜尊对沈巍撒娇。



“不许再吃了,会上火。”沈巍无奈,夜尊怎么是个这么贪吃的主儿。



“真的不给啊?”夜尊问。



沈巍担心他的身体,铁了心的不给他吃。于是摇了摇头。还没来得及说出搪塞夜尊的理由,便被夜尊以吻封口。




夜尊的舌探入沈巍的齿关,沈巍很快夺回主动权,夜尊被吻的迷迷糊糊的,沈巍刚吃完荔枝,唇齿间还残存着荔枝的味道,夜尊简直爱死了这个味道。沈巍的手在夜尊的腰间游走,夜尊几乎瞬时软了腰,整个人趴在沈巍的怀里,沈巍的手又来到夜尊露出来的大腿处,坏心的顺着夜尊的短裤摸了上去。夜尊犹嫌不够,又来到沈巍的耳边轻轻的吹气,一边吻他的耳垂,沈巍托起夜尊的翘臀便往卧室走去,既然两个人都不怕热,那就做点发热的事情吧~

【巍面】无猜番外54

番外54



一段短小的日常,岁月静好篇。



又是一个慵懒的周末,夜尊照旧是窝在床上。夜尊不知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,喜欢在床上吃东西,原本在书房备课的沈巍想起了昨日在超市新买的橙子,便去切了两个,夜尊昨晚累着了,不愿下床,沈巍切完橙子之后放在盘子里端去了卧室。果不其然,夜尊正倚在床头上看手机。见沈巍端着橙子进来了,双眼发亮!沈巍看他一副小馋猫的样子,就想逗逗他。“床上不许吃东西,起来吃。”




“可亲爱的你都把橙子端到卧室里了。”夜尊眨了眨眼睛。




“咳……”沈巍咳嗽了一声,自从二人确定关系以来,还没有这么亲密的称呼,这句亲爱的着实把沈巍吓了一跳。




“从哪儿学的,没正形。”沈巍坐在床边,将盘子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,又拿起一块橙子递给夜尊。夜尊吃了一口,发现沈巍的手在下面接着,怕果汁撒到被子上。夜尊眼珠一转,“嘶,酸死了!”




“很酸吗?我刚才尝的挺甜呀?”沈巍很纳闷,刚才切的时候自己尝了一块儿,还挺甜的,这才拿来给夜尊吃的。




夜尊冲沈巍勾勾手指,沈巍靠过去,夜尊“啾”的一下亲在沈巍的薄唇上,“这下甜了。”




沈巍刮了一下夜尊的鼻子,“胡闹。”




两个人,不,是夜尊,开心的吃光了盘子里的橙子。




夜尊吃完之后,沈巍把东西都收拾好了,也来了卧室,准备陪夜尊呆着。夜尊正在看手机,沈巍掀开被子坐了进来,拿起床边上次没看完的一本书看了起来。




夜尊也不再倚在床头上,而是整个上半身都倚在了沈巍身上。可能是又觉得不舒服,于是整个人都钻到沈巍的怀里,沈巍只好双腿大开,让夜尊坐在自己腿间,这下子夜尊感觉舒服极了,沈巍的下巴搁在夜尊的发顶上,又把书递给夜尊,翻书这一任务就交给了夜尊。




果然,看书这种事情非常不适合夜尊,没过多久,夜尊手里的书就滑落了,此时夜尊已经在沈巍怀里沉沉的睡着了。
“小懒虫。”沈巍心里想。于是他拿起被夜尊“丢”开的书,继续看了起来。




阳光洒在卧室里,暖洋洋的,沈巍亲了亲夜尊的发顶,心里也暖洋洋的。

【巍面】无猜番外53

番外53

这个番外跟正文无关,不到一个小时写了这些,还是应该把更文的频率降下来,这样才能写的更好,哈哈哈哈哈。这个面面有点傻白甜,这个巍巍有点白加黑,@朱砂痣的朱 这位小可爱点的梗,虽然这个巍巍也不咋黑……随便看看吧!求小红心小蓝手,哈哈哈哈哈


论如何将弟弟拐回家



身为斩魂使的沈巍最近有点苦恼,自己那不成器的调皮弟弟闯下了一堆祸,给人间造成了不小的麻烦,自己再三保证一定会严加看管他之后,地府,天界和人间才肯放过他。而罪魁祸首还在家里若无其事地啃!苹!果!!!!沈巍有点生气,他不说。



“你为何要这么做?”



“醒来就发现被困在天柱里,又找不到哥哥……”夜尊委屈巴巴的瘪了瘪嘴,几乎要哭出来。



沈巍就见不得他这个表情,于是也不再追问,随他去了,反正也是自己善后。



可近来沈巍有些苦恼。他好像对夜尊起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。



自从沈巍答应了好好看管夜尊之后就将他带来了人间,并且约法三章,没有他的允许只能呆在家里,想去哪里要先跟自己报告,等等。夜尊当时就想反抗然而被沈巍凌厉的眼神给吓回去了。只得暂时同意再做计较。



沈巍白日里在大学上课,也不是特别忙,晚上回家照顾夜尊。一日,沈巍在厨房里做饭,夜尊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来到了沈巍身后。



“哥哥在做什么?”夜尊一下子捂住了沈巍的眼睛。



“快放开,一会儿菜糊了。”沈巍赶紧去扒拉夜尊的手,夜尊把下巴放在沈巍的肩膀上,“我饿了哥哥,快点做饭。”



“好,马上好了,去洗手吧。”沈巍的语气多温柔他自己都没发觉。夜尊听了之后就超开心的去洗手了。



沈巍万年来,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,他给夜尊收拾出来了一间空房间,可夜尊非不住,非要跟自己睡一张床,说晚上害怕,想让沈巍弥补自己万年来的孤独和寂寞。沈巍自然是不肯的,哪有两个大男人睡在一块儿的道理。彼时夜尊穿着沈巍买给他的毛茸茸睡衣,就是赖在沈巍的床上不起来。沈巍无奈,一把扛起他就扔回了隔壁的空房间。他终于松了口气,回到自己房间,看到夜尊正端正的躺在自己床上,心知这是拗不过这个小祖宗了,就随他去了。谁知夜尊的睡相极其不雅观,半夜睡着睡着手脚就缠上了沈巍,沈巍早晨醒来只觉得像经历了鬼压床一般。(然而是事实)沈巍想以后睡觉得找个东西把夜尊捆起来的好。




随后睡了几天,沈巍无法忽视晨起的反应,多么令人尴尬的时刻……沈巍想,因为夜尊喜欢搂着贴着自己睡,自然自己也不可能感受不到夜尊的热度。夜尊仍保持着自己银发的骄傲,死活都不肯把一头银发变成正常的短发,沈巍只觉得颈窝被夜尊的头发弄的痒痒的,又看着夜尊的睡颜,想亲……



沈巍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轻手轻脚的推开夜尊,自己慌慌张张的跑进了盥洗室。



用凉水洗过脸的沈巍豁然开朗,难道自己这是看上夜尊了?可夜尊好像对自己并无意思……计划通沈巍绝不认输!



一日,沈巍照常出去执行任务,夜尊一个人在家呆着发闷,就一直在客厅等沈巍。他一听到沈巍的脚步声就马上出去开门,嗯?怎么回事?哥哥身边怎么有个男人?哎?这个男人不就是镇魂令主吗?那个跟哥哥合力将自己制服的人……



夜尊的警惕性一下子提到了最高,只见那个男人笑着拍了拍沈巍的肩膀,两个人又寒暄了一番,男人才进了对面的门,沈巍装作刚刚看到夜尊,“饿了?怎么这么着急出来接我?”
“是啊,都快饿死了,哥哥快去做饭嘛~”夜尊抱着沈巍的胳膊撒娇,心里却是气鼓鼓的,哥哥居然跟别的男人一起走!哼!



沈巍忍不住摸了摸夜尊的头发,就进了厨房。



夜尊吃饱喝足瘫在沙发上,想着怎么才能让哥哥眼里心里都只有自己,苦恼ing……



睡觉前,沈巍去洗澡,夜尊在床上发呆,只见沈巍洗完之后就只系了一条浴巾出来了,夜尊盯着沈巍看了好久,看到沈巍心口的疤痕,情不自禁的摸了上去,“是我吗?”



“你那时只是入了魔,无妨,已经好了。睡吧。”



夜尊点了点头。



关了灯,两个人躺在床上,谁也没有睡着。沈巍只感觉到有个毛茸茸的脑袋钻到了自己怀里。



“哥哥对不起。”夜尊将脸埋在沈巍的胸前,闷闷的声音传来。



沈巍搂住他,“无妨,都说了没事了,别想了。”



“嗯。”夜尊点点头。“心里只能有我。”夜尊又闷闷的说。




“只有你。”



“不准跟别人走在一起。”夜尊从沈巍的怀里坐起来,又把沈巍从床上拽起来。



“我何时跟别人走在一起了?”



“就……就今天下午……哥哥跟那个打面面的坏人一起……”夜尊越说声音越小。“我只喜欢哥哥,只想跟哥哥在一起。”夜尊说完就亲上了沈巍的唇。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分开后,夜尊才说:“是这种喜欢。”



沈巍笑了。夜尊借着月光看到沈巍笑的灿烂,是夜尊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。沈巍也学着夜尊的样子亲了他一下,“喜欢。”



计划通沈巍今夜美人在怀,睡的安稳……隔壁的赵姓男人打了好几个喷嚏,“我靠,我不会是感冒了吧?”

刚才看了个小可爱点梗,说想看白切黑巍巍追面面,我觉得这个梗很不错,大家点的梗我都照单收下了,都会写的。哈哈哈哈哈哈,最近在实习,可能发的频率比较低,哎嘻嘻嘻嘻!

你们有想看的梗吗?点点点!我来写!!限巍面。嘻嘻嘻嘻

我完了,我写的越来越烂了!!哭了

【巍面】无猜番外52

番外52

流水账……因为最近风声紧车就不发了……



什么叫情敌相见分外眼红!沈巍是感受到了。



不久前景然回龙城办事,要呆一段时间,安顿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夜尊,二人话说开了,也没什么好忌讳的,一来二去也成了朋友。



景然知道夜尊喜欢吃好吃的,变着法儿的给他各种搜罗龙城的好吃的,送到特调处,特调处的众人也都沾了不少光,大家都感觉自己吃圆了。



沈巍也是无意中知道景然回到了龙城,危机感顿生!!



早上夜尊出门上班,对沈巍说:“今日景然想请我们吃个饭,我们去不去呀?”



“……”沈巍想,这人可真大胆,请客请到情敌头上来了!真是不把我沈巍当根葱看?沈巍的眼神危险了几分,不过还是换上了他一贯地笑容,



“好,那我下班去接你。”沈巍亲了亲夜尊的额头,对他说。
夜尊看沈巍故作大度的样子,觉得甚是好笑,“朋友而已,哥哥可不要生气。”



“……”沈巍没说话,只是摸了摸夜尊的头发。



夜尊见状,搂住沈巍的脖子亲了他一口,说:“走吧。”于是两人愉快的上班去了。



终于挨到了下班,沈巍下了课就去了特调处接夜尊。二人驱车去了景然订下的餐厅。



沈巍停下车,侧过身去给夜尊解开安全带,夜尊想着今日沈巍好像格外殷勤?于是控制不住的亲了亲他的侧脸。沈巍将夜尊困在副驾驶上,笑意盈盈的看着他,夜尊被他看的有些脸热,轻轻的推了他一下。沈巍帮夜尊拢了拢散落在鬓边的发丝,才放开他。



等到二人磨磨蹭蹭的到了之后景然已经到了。吃饭间,景然反而跟沈巍更像是多年好友,两个人你来我往,只有夜尊知道二人暗暗的较劲。夜尊无奈的笑笑。



“海胆,你喜欢的。”景然指了一下夜尊面前的海胆说。



“……”沈巍虽然什么也没说,默默将自己面前的三文鱼夹到夜尊的盘子里。



“……”夜尊只觉得沈巍越来越爱吃醋了……以前怎的没觉得?



一顿饭下来,二人暗暗较劲,夜尊倒是在旁边吃的很开心。
“照顾好他。”(不好好照顾他我就要上了!)



“自然。”沈巍对景然笑了笑。(正宫就该有正宫的气度)
一晚上夜尊都在吃,吃的有点多,车上有暖烘烘的,本来就想眯一眯眼睛,结果不小心睡着了。沈巍用余光看到夜尊睡着了,把车靠边停下来后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夜尊身上。夜尊睡的也不老实,沈巍的外套总是滑落,他只得一边开车还得一边注意着旁边这个小祖宗,怕他着凉。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小区。



夜尊睡的沉,沈巍不舍得叫醒他,就下车想把他抱回家里。刚给这位祖宗解开安全带就被这个祖宗搂住了脖子。沈巍一个踉跄差点扑在祖宗身上。



“醒了?”



“嗯。”夜尊点点头。他一手抬起沈巍的下巴,作登徒子状,“吃醋了?”



“别闹。”沈巍欲拨开夜尊作怪的手。夜尊却并不放开,反而顺势将沈巍更加拉向自己,对着沈巍的薄唇亲了上去。又啃又咬一番之后才放开沈巍,“甜吗?”

咦我发过2500粉福利了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?天哪我这脑子……

趁中午休息的时候在这里写无猜的番外,怎么越写越不知道怎么写了……大家轻拍……